即使车速飙到了200码,李东学仍是没能赶得及阻止妻子被杀的命运。在与机敏躲过一劫的女儿娜娜泪眼相望过后,李东学对娜娜说: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家了,这只是一座冰冷的空房子。 树欲静而风不止是李东学所不愿意看到的。李东学想起那个晴空万里的春日,看着风中摇摆的树枝,他问师傅:是树枝在动,还是风吹动了它?师傅笑着回答说:动的既不是树枝,也不是风吹,而是你的思绪。 在没有理清仇家到底是谁的被动情势下,父女俩的逃亡之路注定危机重重。甚至荒郊野外投宿的一间普通客栈都早已设好了埋伏等着他们上钩。在清理了一连串的麻烦后,李东学敏感地嗅到了真正的危机正在一步步逼近自己和娜娜。所幸,娜娜的聪明伶俐以及与西餐厅老板娘的艳遇为他们的逃亡增添了几分温情。路遇小混混和汽车抛锚中途换车更是让娜娜重新认识到了一个全新的爸爸。娜娜说:爸爸你打架的样子好酷啊,我不小心看到了。李东学告诉娜娜:以后可不许打架,除非有人先欺负你。 虽然做好了万全之策,但仅凭一枚硬币的线索就找到父女俩行踪的乔的突然出现还是让李东学受了重伤。清理掉乔的追踪后,勉强支撑找到刘叔的李东学昏了过去。 在与刘叔的一翻对话以及对妻子的回忆中,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大哥吴作雄的弟弟吴作霖。李东学意识到,逃避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将娜娜托付给刘叔之后,李东学含着泪返回了东城,开始了他的复仇之路。 李东学先是找到了麦海城询问吴作霖的下落,麦海城给了李东学一笔钱,建议他带着娜娜躲去江南好好过完下半生就算了。麦海城说:我们选择了这种生活就得过这种生活。临走,李东学注意到麦海城独酌的酒桌上却放着两个杯子。 去找阳哥帮忙实在是逼不得已。整个东城能和雄哥抗衡的,除了从不插手各公司具体事务的商会主席蓉姐,就只有阳哥了。但阳哥给李东学的答案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而且你单枪匹马,根本不可能成功。我希望你可以好好活着。 李东学没说话,看着阳哥,慢慢起身离开。就在李东学走出大门的同时,吴作霖从阳哥后面的大理石柱背后走了出来。 李东学是在山顶佛堂找到雄哥的。李东学问:你知道他背着你与其他人联系吗?他还想夺了你的权。雄哥低头叹息:他是我弟弟。我知道。李东学紧逼着说:吴作霖死路一条。雄哥望着远处的风景若有所思:我知道,很可能。但你是要求我,打开我弟弟的大门,让你用枪射穿他的脑袋,我做不到。李东学开车下山的时候,雄哥头部中弹,血汩汩的往外流。两个跟班也倒...

猜你喜欢

HD
HD
HD
HD
HD
HD
HD高清
HD
HD
HD

相关热播

完结
HD高清
完结
HD高清
HD
完结
HD
HD
HD
完结